大数据正在重塑人类文明

发表时间:2019-05-28

  涂子沛,大数据专家,数文明科技CEO,阿里巴巴集团前副总裁,著有《大数据》《数据之巅》和《数文明》“大数据三部曲”。曾在美国学习、工作多年,2014年从硅谷回国,出任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。2017年起先后创建涂子沛咨询、数文明科技。同时担任伊斯佳股份董事、人民网独立董事。

  和同龄人相比,涂子沛的经历丰富而奇特。他1996年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,在武警部队和广州政府部门工作过十年,其间开发过全国第一个反偷渡遣返信息管理系统,担任过边防巡逻艇的指挥官,多次立功受奖。然而他也有烦恼,一个理工男从来不会写文章,成天、被处长批。最后辞去公,职,赴美留学,考入美国的大学,获卡内基梅隆!大学公共管理硕士、信息科学硕士学位。在美期间,先后担任软件公司的数据仓库程序员、数据?部门经理、数据中心主任、亚太事务总监、首席研究员等职务。另一方面,他努力观察中美之间的差异,开始当自由撰稿人,引起了媒体的高度关注。2014年他转投阿里巴巴任副总裁。

  人生有起落,但有一样不变,从美国到中国,涂子沛一直在谈大数据。2012年他出版了《大数据》一书,副标题很长:正在到来的数据革命,以及它如何改变政府、商业与我们的生活。

  这是中国最早的一本有关大数据的书籍,尽管涂子沛自己说那本书其实更多地写的是一些现象,以及由现象引发的思考,他当时对大数据认识还处于循序渐进的过程中,但“大数据很新、很热、很重要,我感觉有义务、有一种使命感要把这个话题在中国社会说清楚。”在那个时候,他就感觉到了,大数据不仅是个技术革命,不仅是商业管理革命,更是社会革命,它会引起”社会方方面面的变化。

  6年后,他的思考又有些不同,他觉得用社会变化已不足以定义大数据所带来的影响,这是一场文明形态的变革,所以他出版了《数文明》,副标题是:大数据如何重塑人类文明、商业形态和个人世界。也就是说,我们的文明,从极大到极”小,从公共到个体,都会因大数据而改变。而且,这种改变是对人类既往历史的一种告别,人类将从农业—工业时代步入智能时代,在这个时代里,万物皆数。

  数是什么?数是记录。今天。的照片、视频、音频;是对人类的一切行为的记录,并被转化为数据,清晰地保留,作为一种证据、根据而存在。所以今天的数据包含了文字,也超越了文字,文字只是数据的一个子集,就像语言文字曾经塑造了人类文明一样,数据这个新工具也正在重塑人类的精神、道德甚至宗教信仰。

  一是,涂子沛一次去参加城市大脑公安专题的会议,会上大家谈到了中国女留学生章莹颖在美国失踪案,一位公安局局长说,我研究过此案,要是此案发生在中国,早就破了。

  公安局长的自信背后是一个叫作“中国天网”的视频监控系统,据中央电视台播出的纪录片《辉煌中国》里介绍,中国已经建成世界最大的视频监控网,视频镜头超过2000万个。这些高清视频镜头可以识别车牌,可以还原一辆车在城市中的行驶轨迹,可以人脸识别,可以利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进行警务预测,研判诱发犯罪的蛛丝马迹。而据。公开报道,深圳破获的刑事案件中,有一半是通过视频研判找到、线索的,而广州市视频破案率从10%跃升到70%,福建晋江的视频破案率占案发总数的、70%以上。涂子沛分析说:“我们细究摄像头时,就会发现,在窥视背后还有一股强大的力量,人性对安全和信任的需要。”

  二是,涂子沛的朋友告诉他的一个亲身、经历。有一次,他去游泳,在下水之前把智能手表调到了泳池模式。回来后,他发现他上的一些新闻网站在向他推送泳衣和泳镜的广告。这是大数据的精准定位和精准推送。涂子沛感叹说,通过数据监控消费者,消费者个体因此成为被观察、被分析、被监测的对象。

  三是,2017年,一位网友在微博上吐槽自己遭遇“大数据宰客”的经历,他通过某旅行网站预订某酒店的房间,价格为380元,而他用朋友的账号查,询后发现,只需要300元。这条微博引发了网友的一系列跟“帖,有的人打车同样的路线却比别人贵五六元,有的人的机票比别人翻倍……这种现象称为大数据杀熟。涂子沛分析说,大数据杀熟的现象其实是一种“算法的合谋”,通过对消费者的数据分析掌握了消费者的底细,研判了其消费能力。“‘一人一屏’和‘数据识人’深刻地改变了商家和消费者的关系,彼此变成了一对一的关系,价格是隐秘的,单行的,价格合不合理,消费者只能靠自己判断,而消费者的认知空间已被手机和数据割裂了。”

  这三个故事可以从正向解读,安全、便利、精准,也可以从反?向解读,自由被侵:犯、隐私被侵犯、智商被侵犯。也许正反两方面带来的变化,才是数文明改变文明形态的真实写照。

  读+:在本书的序言中,林毅”夫先!生认为,大数据已经成为现代经济中并列于资本、劳动和自然资源的新的要素禀赋,大数据真的如此重要吗?它和其他的要素禀赋又有什么不同呢?

  涂子沛:数据是一种记录,记录人的行为,记录社会:所发生的事情。数据是人为产生的,没有人,产生不了“数,据,所以大数据是人工产生的新资源,它不像自然资源,比如说水电煤黄金石油,和这些资源相比,数据有几个很大的不同,一是,数据是记录事实,是数字化的事实、数量化的事实。记录可以无边无际,大数据也是无边无际的,就像宇宙一样无边无际。二是,数据越用越多,不断地产生,而且产生的。速度和加”速度不断地增快。有一个说法,人类90%以上的数据都是最近5~10年产生的。而且数据资源不会被消耗,现在很多人说“大数据!石油”“大数据黄金”,我觉得这种说法不准确,黄金和石油只会越用越少。第三个很大的不同在于,数据的价值是1+12,不是呈直线比率,而是呈几何比率、指数型的。一桶油加一桶油,只是两桶油,而一条数据加一条数据,它的价值可能远远大于两条数据。

  读+:那么从这个角度讲,世界上人口多的国家或者采集大数据更方便的经济体,会不会产生和其他国家;越来越大的数据价值差距?

  涂子沛:这倒不一定。数据有同质性,并不是以量取胜。我们评价数据的价值,量是一个重要的方面,但不是唯一的方面。数据的价值,一在于量,一在于快。数据的价值会随着时间不断衰减,就像铀一样,是会自然衰变的,最新的数据才有最大的价值。

  也不是说所有的数据都有价值,只能说在不同的时间,不同的数据可能有不同的价值,有的数据在这里可能只是一堆垃圾,但在另外一个时间地点,它可能又会凸显出它的价值。数据的价值是在变化的。

  人口大的国家,数据采集当然方便,数据量大确实可以在短时间内掌握数据优势,但能否把数据优势变成一种长期性的、战略性的优势,还得:打一个问号,因为把数据的价值发挥出来,把数据的优势真正建立起来,成为一个具有数据优势的国家、地区,公司或个人,那还需要多个要素在其中驱动,不仅仅是量大。

  读+:大数据所引领的经济和技术革命会?带来人类文明形态的改变,如您所言,诞生了一种“数文明”,这种改!变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?

  涂子沛:我所说的“数文明”是针对“文明”这两个字提出的,我当时想提两个字“数明”,“数”代替了“文”,数据”代替文!字,数据超越文字。

  我们现在追溯为什么会有文明?中文叫文;明,英文叫civilization,其实这两个词的含义在维度上是不一样的。中文“文明”认为人类区别于动物、区别于自然界的文明的出现,是基于文字的发明。我认为是很准确的。有一部电影叫《降临》,外星文明来到了地球,人类派了语言学家和物理学家去接触,最终问题的解决靠的是什么?靠的就是文字。外星人把文字一个一个亮出来,然后我们记录,用电脑进行分析,最后破译了他的文字。文字是什么,文字就是记,录啊。今天所有的数据都是记录,记录的手段远远超出了文字。记录像光谱一样,文字只是其中的一小段。我们今天记录的手段非常广泛,手机可以录音,可以拍照拍视频,可以写邮件发微信,这些东西全部都是数据。计算机所做的根本性的事情,其实都在记录而不是在计算,计算的功能在减少,记录的功能才是它的主体。我还提出了一个观点,叫做十计九记。“计”算机实际上应该叫记录的记。文字是金子的话,那数据就是金属。我们现在在用一个更广泛的谱系,更广泛的方法创造新文明。文明是靠沉淀靠积累的,在新的文明形态下,一切都可以被分析,一切都可:以被记录。这就是新文明最大的一个特点。而且这种文明是标准化的,机器可以理解的,规范化的,世界通用的。

  读+:您提到了通用的标准化问题,既然数据是一种更广泛的文字,会变成世界上统一的语言,那它会不会对我们现有的交流方式产生很大的冲击呢?

  涂子沛:《圣经》中提到了巴别塔的例子,上帝、变乱语言让人类没有办法交流。想想看,一个中国人和一个秘鲁人,可能没有办法进行高质量的交流。但我们未来的机器人,可能中国制造的机器人、美国制造的机器人、世界各地制造的机器人,都可以在一起很好地交流。他们用的是机器的语言,是简单的0和1的数字。数据的标准化就如同当年中国统一文字一样,书同文,我们现在也在经历一个千年的大计,就是数同标。这个会影响人类命运共同体,它会达到一个全世界的数据大同。我们的人类今:天要聪明一点了,不能等到一个行业、一个地区、一个国家。数据“统一了,再来“推进人类数:据:大统一。世界的统一应该同一个行业、一个地区、一个国家的统一同步进行。这个过程才能加速。

  读+:我觉得巴别塔是一个很好的隐喻。我们延伸一下,一方面巴别塔阻碍了人类方便的交流,另外一方面也保护了人类多样性。如果大数据在全球建立了一个很强大的标准化,这个世界的多样性会不会受到影响?全球化、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,可以建立在大数据之上吗?

  涂子沛:多样性和标准化当然是一个问题的,两面。人类毫无疑问需要多样化的生活,但今天的纽约和北京是不是越来越像?因为文明有一个总体的方向、一个趋势。标准化是因为人类需要互通互联,需要有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面,在这个洪流当中,可以有不同的水平、不同的方向、不同的路径,这是多样性。每一滴水都有自己的路径,但方向都一样,世界潮流才浩浩荡荡。标准化大潮流并不会影响我们现在的多样性。我们用数据打造一个人工世界,这个人工世界就是数字空间。数字空间很可能就是人类所共有的空间,中国的数字空间可以和美国的数。字空间、秘鲁的数字空间互联互通,就如同我们共同拥有一个地球一样,我们人类也只有一个数字空间。但是数字空间之外,人类社会仍然可以是多样化的、姿态万千的生态系统存在。

  读+:您提出了现代社会除了德治、法治之外还有数治——数据治理,这无疑可能会提高行政效率、抑制犯罪、保障安全等等,但会不会带来对人的更精准而全面的控制。在这”样的形态之下,自由又会是怎样的另一种含义?

  涂子沛:数治就是用数据来治理国家和社会。我们传统上讲德治法治,在当代社会则会增加一个新的维度——数治。但是数治是有基础的,它是和实事求是一脉相承的。实事求是,我觉得要增进一个字,实“数”求是。实事求是,第一个“事”是事实,第二个“是”是规律,从事实当中寻求。规律,人类才获得了自由。今天我们把所有的事实都用数据记录下来,我们就从数据当中去求是,求规律,而且是用人工智能去求。机器可以从大规模的事实数据中求得规律,所以它是文明的一步跃升、方法的跃升、工具的跃升。

  数据正因为无所不在,我在书中提了一个术语叫“数纹”,人类的一切行为都变成了数据纹理,你今天在哪里,警察马上就知道。你入住了酒店,搭了飞机,坐了高铁,在某一个地方消费,各种多维的信息都被记录下来,都会留下数据痕迹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需要去重新定义自由。这里面有一个新的要素:数据在看着我们。我们人类的自由需要去适应数据监控、数据监督这个新要素了。从这个角度讲,我们的政府获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工具。它可以去全面地看到、管理、服务整个社会、公民市民群体。这对于遏制犯罪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有效手段,社会会进入一个无侥幸、高清晰时代,犯罪一定会越来越少。这给我们带来了莫大的好处,我们更加安全了。我们在定义自由的时候,就要考虑到如何适应,适应在机器下、在镜头下的新生活;我们人类在拥抱自由的时候,要学会跟机器、天眼、数据和谐相处。

  我们今天要考虑的哲学问题是我们如何在机器下、在镜头下更好地自由生活。全世界各地都有对天眼、天网的反思,但这个趋势没有停止过,越来越多的摄像头被安装到了街头,安装到了各种场所,这是人类共同的选择。这给我们带来了好处,同时也给我们的自由带来了限制。人类必须去适应这种新的限制,然后在新的限制中找到新的平衡,再重新定义新的自由。

  读+:大数据会让每一个个“体被记录、观察、分析、和监测,这是数文明不可避免的一种形态吗?很多人对此都有一种恐惧感。恐惧会是数文明社会的一种普遍心理吗?

  涂子沛:我觉得这种恐惧是可以避免的。我们的恐惧之源不在于数据,而在于数据脱离了人的控制。手表带在你身上,但手表产生的数据你根本没有任何控制力。它存在于云端,都在云端交易、在地下交易,在人眼看不到的地方,它已经买卖完了,它属于某个公司,根本不属于你。记录着你的信息、你的状态的数据,按道理说应该属于你,但今天的法律没有照到这些角落,没有对这些行为进行规范,所以数据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不停地被买卖,被审核,被使用。我想,我们到了一个时间节点了,全社会都要!关注这个问题。这完全是人为增加的恐惧,跟数据没有关系。我们应该用法律来切断它。用法律来规范,这种恐惧就不会蔓延。

  读+:是的,在镜头之下,本来可能是一次比较隐私的活动,却被数据精准定位,变成一个可以随时被公开的活动。在这种形态之下,我们又如何定义隐私呢?我们是不是必须舍弃某种隐私权利来换取更便捷、安全的生、活质量?

  涂子沛:隐私和自由是相关的,在数文明时代也”需要重新定义。前一段时间李彦宏不是说了一段话吗,“我想中国人可以更加开放,对隐私问题没有那么敏感,如果他们愿意用隐私交换便捷性,很多情况下他们是愿意的”。大家都骂他,骂完了之后仔细思考一下,会觉得他说的也有三分道理。中国人重视隐私吗?最起码我们的社会并没有给我们一个重视隐私的空间。数据不断地被买卖,我们的隐私已经被破坏了,电话号码也不断地被买卖,每天都可以收到各种各样的骚扰信息,而且它们都经过了一些半精准的分析。这些都需要我们重新定义隐私。隐私在历史上也是一个不断被重新定义的概念,也经历了一个不断被重新定义的过程。毫无疑问在大数据时代也一样。比如被天网;记录了,没有经过公民的允许,不能够被分析,就是一种隐私。而不能纠结于是否被数据记录。现在很多隐私的边界被打破了,我们必须对边界进行新的调整。

  读+:从这个角度说,在数文明时代,我们个体对于自己隐私保护的能力是越来越弱的,只能寄希望于国家、群体、社会以法治的态度去看待、完善它?

  涂子沛:对,国家必须以权利和权益的态度,对隐私进行一些规范。通过法律将权利赋予公民,让公民有地方去申诉,有地方去讨回公道。侵犯隐私的情况就会慢慢变少。但是现在我们这方面做得很不够。骚扰电话一个接一个打过来,现在的骚扰电话已经人工智能化了,都是机器人在对话,我们对此毫无办法。

  面对获得的数据,哪些部门具有哪些权力,必须进行法律上的规范。如果获得了数据,想给谁用就给谁用,那么毫无疑问,受到损害的是大众的权利。李彦宏所说的问题,正好体现了我们公民群体对于隐私的知识不够,正好利用大数据来做一个很好地普及,对隐私的保护是一个文明社会的底线,一个共识。

  和同龄人相比,涂子沛的经历丰富而奇特。他1996年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,在武警部队和广州政府部门工作过十年,其间开发过全国第一个反偷渡遣返信息管理系统,担任过边防巡逻艇的指挥官,多次立功受奖。然而他也有烦恼,一个理工男从来不会写文章,成天被处长批。最后辞去公职,赴美留学,考入美国的大学,获卡内基梅隆大学公共管理硕士、信息科学硕士学位。在美期间,先后担任软件公司的数据仓库程序员、数据部门经理、数据中?心主任、亚太事务总监、首席研究员等职务。另一方面,他努力观察中美之间的差异,开始当自由撰稿人,引起了媒体的高度关注。2014年他转投阿里巴巴任副总裁。

  人生有起落,但有一样不变,从美国到中国,涂子沛一直在谈?大数据。2012年他出版了《大数据》一书,副标、题很长:正在到来的数据革命,以及它如何改变政府、商业与我们的生活。

  这是中国最早的一本有关大数据的书籍,尽管涂子沛自己说那本书其实更多地写的是一些现象,以及由现象引发的思考,他当时对大数据认识还处于循序渐进的过程中,但“大数据很新、很热、很重要,我感觉有义务、有一种使命感要把这个话题在中国社会说清楚。”在那个时候,他就感觉到了,大数据不仅是个技术革命,不仅是商业管理革命,更是社会革命,它会引起社会方方面面的变化。

  6年后,他的思考又有些不同,他觉得用社会变化已不足以定义大数据所带来的影响,这是一场文明形态的变革,所以他出版了《数文明》,副标题是:大数据如何重塑人类文明、商业形态和个人世界。也就是说,我们的文明,从极大:到极小,从公共到个体,都会因大数据而改变。而且,这种改变是对人类既往历史的一种告别,人类将从农业—工业时代步入智能时代,在这个时代里,万物皆数。

  数是什么?数是记录。今天的“照片、视频、音频是对人类的一切行为的记录,并被转化为数据,清晰地保留,作为一种证据、根据而存在。所以今天的数据包含了文字,也超越了文字,文字只是数据的一个子集,就像语言文字曾经塑造了人类文明一样,数据这个新工具也正在重塑人类的精神、道德甚至宗教信仰。

  一是,涂子沛一次去参加城市大脑公安专题的会议,会上大家谈到了中国女留学生章莹颖在美国失踪案,一位公安局局长说,我研究过此案,要是此案发生在中国,早就破了。

  公安局长的自信背后是一个叫作“中国天网”的视、频监控系、统,据中央电视台播出的纪录片《辉煌中国》里介绍,中国已经建成世界最大的视频监控网,视频镜头超过2000万个。这些高清视频镜头可以识别车牌,可以还原一辆!车在城市中的行驶轨迹,可以人脸识别,可以利用人工智能和大“数据进!行警务预测,研判诱发犯罪的蛛丝马迹。而据公开报“道,深圳破获的刑事案件中,有一半是通过视频研判找到线索的,而广州市视频破案率从10%跃升到70%,福建晋江的视频破案率占案发总数的70%以上。涂子沛分;析说:“我们细究摄像头时,就会发现,在窥视背后还?有一股强大的力量,人性对安全和信任的需要。”

  二是,涂子沛的朋友告诉他的一个亲身经历。有一次,他去游泳,在下水之前把智能手表调到了泳池模式。回来后,他发现他上的一些新闻网站在向他推送泳衣和泳镜的广告。这是大数据的精准定位和精准推送。涂子沛感叹说,通过数据监控消费者,消费者个体因此成为被观察、被分析、被监测的对象。

  三是,2017年,一位网友在微博上吐槽自己遭遇“大数据宰客”的经历,他通过某旅行网站预订某酒店的房间,价格为380元,而他用朋友的账号查询后发现,只需要300元。这条微博引发了网友的一系列跟帖,有的人打车同样的路线却比别人贵五六元,有的人的机票比别人翻倍……这种;现象称为大数据杀熟。涂子沛分析说,大数据杀熟的现象其实是一种“算法的合谋”,通过对消费者的数据分析掌握了消费者的底细,研判了其消费能力。“‘一人一屏’和‘数据识人’深刻地改变了商家和消费者:的关系,彼此变成了一对一的关系,价格是隐秘的,单行的,价格合不合理,消费者只能靠自己判断,而消费者的认知空间已被手机和数据割裂了。”

  这三个故事可以从正向解读,安全、便利、精准,也可以从反向解。读,自由被侵犯、隐私被侵犯、智商被侵犯。也许正:反两方面带来的变化,才是数文明改变文明形态的真实写照。

  读+:在本书的序言中,林毅夫先生认为,大数据已经成为现代经济中并列于资本、劳动和自:然资源的新的要素禀赋,大数据真的如此重要吗?它和其他的要素禀赋又有什么不同呢?

  涂子沛:数据是一种记录,记录人的行为,记录社会所发生的事情。数据是人为产生的,没有人,产生不了数据,所以大数据是人工产生的,新资源,它不像自然资源,比如说水电煤黄金石油,和这些资源相比,数据有几个。很大的不同,一是,数据是记录事实,是数字化的事实、数量化的事实。记录可以无边无际,大数据也是无边无际的,就像宇宙一样无边无际。二是,数据越用越多,不断地产生,而且产生的速度和加速度不断地增快。有一个说法,人类90%以上的数据都是最近5~10年产生的。而且数据资源不会被消耗,现在很多人说“大数据石油”“大数据黄金”,我觉得这种说法不准确,黄金和石油只会越用越少。第三个很大的不同在于,数据的价值是1+12,不是呈直线比率,而是呈”几何。比率、指数型的。一桶油加一桶油,只是两桶油,而一条数据加一条数据,它的价值可能远远大于两条数据。

  读+:那么从这个角度讲,世界上人口多的国家或者采集大数据更方便的经济体,会不会产生和其他国家越来越大的数据价值差距?

  涂子沛:这倒不一定。数据有同质性,并不是以量取胜。我们评价数据的价值,量是一个重要的方面,但不是唯一的方面。数据的价值,一在于量,一在于快。数据的价值会随着时间不断衰减,就像铀一样,是会自然衰变的,最新的数据才有最大的价值。

  也不是说所有的数据都有价值,只能说在不同的时间,不同的数据可能有不同的价值,有的数据在这里可能只是一堆垃圾,但在另外一个时间地点,它可能又会凸显出它的价值。数据的价值是在变化的。

  人口大的国家,数据采集当然:方便,数据量大确实可以在短时间内掌握数据优势,但能否把数据优势变成一种长期性的、战略性的优势,还得打一个问号,因为把数据的价值发、挥出来,把数据的优势真正建立起来,成为一个具有数据优势的国家、地区,公司或个人,那还需要多个要素在其中驱动,不仅仅是量大。

  读+:大数据所引领的经济和技术革命会带来人类文明形态的改变,如您所言,诞生了一种“数文明”,这种改变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?

  涂子沛:我所说的“数文明”是针对“文明”这两个字提出的,我当时想提两个字“数明”,“数”代替了“文”,数据代替文字,数据超越文字。

  我们现在追溯为什么会有文明?中文叫文明,英文叫civilization,其实这两个词的含义在维度上是不一样的。中文“文明”认为人类区别于动物、区别于自然界的文明的出现,是基于文字的发明。我认为是很准确的。有一部电影叫《降临》,外星文明来到了地球,人类派了语言学家和物理学家去接触,最终问题的解决靠的是什么?靠的就是文字。外星人把文字一个一个亮出来,然后我们记录,用电脑进行分析,最后破译了他的文字。文字是什么,文字就是记录啊。今天所有的数据都是记录,记录的手段远远超出了文字。记录像光谱一样,文字只是其中的一小段。我们今天记录的手段非常广泛,手机可以录“音,可以拍照拍视频,可以写邮件发微信,这些东西全部都是数据。计算机所做的根本性的事情,其实都在记录而不是在计算,计算的功能在减少,记录的功能才是它的主体。我还提出了一个观点,叫做十计九记。“计”算机实,际上应该叫记录的记。文字是金子的话,那数据就是金属。我们现在在用一个更广泛的谱系,更广泛的方法创造新:文明。文明是靠沉淀靠积累的,在新的文明形态下,一切都可以被分析,一切都可以被记录。这就是新文明最大的一个特点。而且这种文明是标准化的,机器可以理解的,规范化的,世界通用的。

  读+:您提到了通用的标准化问题,既然数据是一种更广泛的文字,会变成世界上统一的语言,那它会不会。对我们现有的交流方式产生很:大的冲击呢?

  涂子沛:《圣经》中提到了巴别塔的例子,上帝变乱语言让人类没有办法交流。想想看,一个中国人和一个秘鲁人,可能没有办法进行高质量的交流。但我们未来的机器人,可能中国制造的机器人、美国制造的机器人、世界各地制造的机器人,都可以在一起很好地交流。他们用的是机器的语言,是简单的0和1的数字。数据的标准化就如同当年中国统一文字一样,书同文,我们现在也在经历一个千年的大计,就是数同标。这个会影响人类命运共同体,它会达到一个全世界的数据大同。我们的人类今天要聪明一点了,不能等到一个行业、一个地区、一个国家数据统一了,再来推进人类数据大统一。世界的统一应该同一个;行业、一个地区、一个国家的统一同步进。行。这个过程才能;加速。

  读+:我觉得巴别塔是一个很好的隐喻。我们延伸一下,一方面巴别塔阻碍了人类方便的交流,另外一方面也保护了人类多样性。如果大数据在全球建立了一个很强大的标准化,这个世界的,多样性会不会受到影响?全球化、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,可以建立在大数据之上吗?

  涂子沛:多样性和标准化当然是一个问题”的两面。人类毫无疑问需要多样化的生活,但今天的纽约和北京是不是越来越像?因为文明有一个总体的方向、一个趋势。标准化是因为人类需要互通互联,需要有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面,在这个洪流当中,可以有不同的水平、不同的方向、不同的路径,这是多样性。每一滴水都有自己的路径,但方向都一样,世界潮流才浩浩荡荡。标准化大潮流并不会影响我们现在的多样性。我们用数据”打造一个人工世界,这个人工世界就是数字空间。数字空间很可能就是人类所共有的空间,中国的数字空间可以和美国的数字空间、秘鲁的数字空间互联互通,就如同我们共同拥有一个地球一样,我们人类也只有一个数字空间。但是数字空间之外,人类社会仍然可以是多样化的、姿态,万千的生态,系统存在。

  读+:您提出了现代社会除了德治、法治之外还有数治——数据治理,这无疑可能会提高行政效率、抑制犯罪、保障安全等等,但会不会带来对人的更精准而全面的控制。在这样的形态之下,自由又会是怎样的另一种含义?

  涂子沛:数治就是用数据来治理国家和社会。我们传统上:讲德治法治,在当代社会则会增加一个新的维度——数治。但是数治是有基础的,它是和实事求是一脉相承的。实事求是,我觉得要增进一个字,实“数”求是。实事求是,第一个“事”是事实,第二个“是”是规律,从事实?当中寻求、规律,人类才获得了”自由。今天我们把所有的事实都用数据记录下来,我们就从数据当中去求是,求规律,而且是用人工智能去求。机器可以从大规模的事实数据中求得规律,所以它是文明的一步跃升、方法的跃升、工具的跃升。

  数据正因为无所不在,我在书中提了一个术语叫“数纹”,人类的一切行为都变成了数据纹理,你今天在哪里,警察马上就知道。你入住了酒店,搭了飞机,坐了高铁,在某一个地方消费,各种多维的信息都被记录下来,都会留下数据痕迹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需要去重新定义自由。这里面有。一个新的要素:数据在看着我们。我们人类的自由需要去适应数据监控、数据监督这个新要素了。从这个角度讲,我们的政府获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工具。它可以去全面地看到、管理、服务整个社会、公民市民群体。这对于遏制犯?罪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有效手段,社会会进入一个无侥幸、高清晰时代,犯罪一定会越来越少。这给我们带来了莫大的好处,我们更加安全了。我们在定义自由的时候,就要考虑到如何适应,适应在机器下、在镜头下的新生活;我们人类在拥抱自由;的时候,要学会跟机器、天眼、数据和谐相处。

  我们今天要考虑的哲学问题是我们如何在机器下、在镜头下更好地自由生活。全世界各地都有对天眼、天网的反思,但这个趋势没有停止过,越来越多的摄像头被安装到了街头,安装到了各种场所,这是人类共同的选择。这给我们带来了好处,同时也给我们的自由带来了限制。人类必须去适应这种新的限制,然后在新的限制中找到新的平衡,再重新定义新的自由。

  读+:大数据会让每一个个体被记录、观察、分析和监测,这是数文明不可避免的一种形态吗?很多人对此都有一种恐惧感。恐惧会是数文明社会的一种普遍心理吗?

  涂子沛:我觉得这种恐惧是可以避免的。我们的恐惧之源不在于数据,而在于数据脱离了人的控制。手表带在你身上,但手表产生的数据你根本没有任何控制力。它存在于:云端,都在云端交易、在地下交易,在人眼看不到的地方,它已经买卖完了,它属于某个公司,根本不属于你。记录着你的信息、你的状态的数据,按道理说应该属于你,但今天的法律没有照到这些角落,没有对这些行为进行规范,所以数据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不停地被买卖,被审核,被使用。我想,我们到了一个时间节点了,全社会都要关注这个问题。这完全是人为增加的恐惧,跟数据没有关系。我们应该用法律来切断它。用法律来规范,这种恐惧就不会蔓延。

  读+:是的,在镜头之下,本来可能是一次比较隐私的活动,却被数据精准定位,变成一个可以随时被公开的活动。在这种形态之下,我们又如何定义隐私呢?我们是不是必须舍弃某种隐私权利来换取更便捷、安全的生活质量?

  涂子沛:隐私和自由是相关的,在数文明时代也需要重新定义。前一段时间李彦宏不是说了一段话吗,“我想中国人可以更加开放,对隐私问题没有那么敏感,如果他们愿意用隐私交换便捷性,很多情况下他们是愿意的”。大家都骂他,骂完了之后仔?细思考一下,会觉得他说的也有三分道理。中国人重视隐私吗?最起码我们的社会并没有给我们一个重视隐私的空间。数据不断地被买卖,我们的隐私已经被破坏了,电话号码也不断地被买卖,每天都可以收到各种各样的骚扰信息,而且它们都经过了一些半精准的分析。这些都需要我们重新定义隐私。隐私在历史上也是一个不断被重新定义的概念,也经历了一个不断被重新定义的过程。毫无疑问在大数据时代也一样。比如被天网记录了,没有经过公民的允许,不能够被分析,就是一种隐私。而不能纠结于是否被数据记录。现在很多隐私的边界被打破了,我们必须对边界进行新的调整。

  读+:从这个角度说,在数文明时代,我们个体对于自己隐私保护的能力是越来越弱的,只能寄希望于国家、群体、社会以法治的态度去看待、完善它?

  涂子沛:对,国家必须以权利和权益的态度,对隐私进行一些规范。通过法律将,权利赋予公民,让公民有地方去申诉,有地方去讨回公道。侵犯隐私的情况就会慢慢变少。但是现在我们这方面做得很不够。骚扰电话一个接一个打过来,现在的骚扰电话已经人工智能化了,都是机器人在对话,我们对此毫无办法。

  面对获得?的数据,哪些部门具有哪些权力,必须进行法律上的规范。如果获得了数据,想给谁用就给谁用,那么毫无疑问,受到损害的是大众的权利。李彦宏所说的问题,正好体现了“我们公民群体对于隐私的知识不够,正好利用大数据来做一个很好地普及,对隐私的保护是“一个文明社会的底线,一个共识。

  长 江 日 报 报 业 集 团 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

      大赢家彩票,大赢家彩票网址


服务热线:400-664-1388

传真:(0757)88351111

邮件:kamfu@greekrss.com

地址: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桂城深海路17号瀚天科技城A区5号楼三楼4区

版权所有 广东大赢家彩票集团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鄂ICP备18027811号-3网站建设:大赢家彩票科技

大赢家集团微信公众号

佛山市民之窗微信

网站地图